王几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熟读小说sh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自从入学第一学院以来,季思澄也不是没有给她发过消息。

不过他发的消息都是那种没有什么信息量的类型。

比如说——

“姐姐,今天天气真不错。”

“姐姐,今天上课有点难,但还好能勉强听懂。”

“姐姐,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好思念家里厨子做的饭菜。”

温雨眠想,她能怎么回?

她跟季思澄不过几面之缘,对季思澄的性格也只有浅浅的了解,在温雨眠的心里,季思澄还被划分在“泛泛之交”的范围里。

要么就是“嗯嗯”“好的”,要么就是“我也觉得”,总之就是这样敷衍了事一下,免得显得自己太不在意他。

可没想到,再次听到他的消息,居然是校医给她发了紧急通讯:“温雨眠,你弟弟季思澄进医务室了,你能尽快过来看看他吗?”

温雨眠匆匆赶到医务室时,校医正严肃地看着季思澄的病历。

校医皱眉问道:“季思澄之前有过厌食症的病史吗?”

温雨眠愣住,只能回道:“我······不太清楚。”

校医面色严肃道:“你们家里是什么情况我不太了解,但是兄弟姐妹之间身体健康还是要互相关心的吧?”

校医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说道:“季思澄现在正躺在床上休养,你去看看他吧,多劝劝他吃点东西。”

想当初跟季思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她自己躺在病床上,季思澄捧着花来看她。而如今,居然形势逆转了。

风撩开窗帘,阳光洒在季思澄的侧脸上,竟然泛出几分透明的脆弱感来。

季思澄睡得并不熟,一听到响动,就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像是一头受惊的幼兽。看到来人是温雨眠,才露出几分惊喜来。

“姐姐?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看我呢。”

“你明明都身体不舒服了,怎么不说?”温雨眠真心实意地感受到困惑不解,明明是个活蹦乱跳的小少爷,怎么非要把自己搞成这样?

季思澄双手攥紧身下的床单,支支吾吾道:“反正也没有人关心我,身体舒不舒服又有什么区别?”

温雨眠感受到了深深的文化冲击。

这可能就是穹顶星人吧!有好好的饭菜就是不吃,反而要把自己饿成厌食症,还觉得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

温雨眠此时非常自然而然地切换到了知心姐姐的状态:“思澄,你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们,还有我,怎么会没有人关心你呢?”

没想到这句话却戳到了季思澄的痛脚,他一掌打翻了床头柜上插满鲜花的花瓶,恨声道:“他们根本不关心我过的怎么样,他们只关心我有没有取得好的成绩,有没有丢季家的脸!”

“我的两个哥哥都在第一学院以优秀毕业,所以他们也默认我也能做到。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第一次小测,我只拿到了中等的成绩,他们就对我冷嘲热讽。”

“是不是我的问题?是不是因为我太差,所以才不配得到别人的喜欢?”

温雨眠心里想,不,你错了。若是一心想要别人的偏爱,甚至放弃了爱自己,就是永远的输家。

爱只会流向不缺爱的人,如果把自己对爱的渴求表现在脸上,就会变成任人摆布的棋子。

而现实中,她轻轻地抚摸着季思澄的发顶:“你真傻。不管你再怎么成绩不好,不都比姐姐好得多吗?至少你在穹顶星读过很多年书,姐姐来了这里之后什么也不懂,还被老师当众嘲笑。”

“就算是这样,爸爸妈妈都对我很好,他们怎么会不关心你呢?”

季思澄茫然抬头:“真的吗?”

他抽泣一声,开始啪嗒啪嗒地掉眼泪:“那为什么我都进医院了,爸爸妈妈也不愿意来看我呢?”

温雨眠沉默片刻之后道:“爸爸妈妈都很忙的,可能抽不出空闲来吧。”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故意不吃饭,是为了让爸爸妈妈来看你吗?”

季思澄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拿出了自己的终端,开始投影温莲最近的巡回演唱会,控诉道:“她明明都有时间开演唱会!她为什么不来看我?”

“大哥就是天天被大嫂管着,他哪里有什么正事干?二哥整天游手好闲,为什么也抽不出空来看看我?”

季思澄流着眼泪,眼圈红红的,仿佛是童话故事里被皇后赶走,在森林中茫然无措的白雪公主。

温雨眠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季明朔不是要把温氏制药给她吗?不是要补偿她吗?还突然对她这么着重关注。

而对季家三兄弟则是如此的严格。

那她倒是好奇了,如果季思澄也上了她这条船,到时候季明朔舍得把季思澄也一起当作弃子吗?

季思澄啊季思澄,你的崩溃,可真是天赐良机。

温雨眠握着季思澄的手,用自己温热的体温驱散一些季思澄身上的寒意:“不管别人来不来,我不是来了吗?”

“他们离得远,也不愿意来,但我不一样。我就在第一学院里,能陪你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聊天。”

季思澄喃喃道:“我也没有朋友。学院里的别人,都只是想看我笑话!”

他扯尖了嗓子,模仿道:“看呀看呀,他虽然是公爵家的小儿子,两个哥哥都那么优秀,而他自己却那么普通,白瞎了那么好的资源!要是我有这条件,指不定能混成什么样子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