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和驸马夫君的真香日常》最新章节。

李然依感觉有些云里雾里的,埋着头回:“今日在朝上陛下不是说了吗,让范大人在坚持两日,后面等其它部门有了闲暇再抽调人手去吏部相助。”

范鑫急道:“可时间不等人啊,殿下。”

“季评如若耽搁,便是牵动全国所有官员的任职调派,这样难保不会出其它乱子。”

李然依不耐烦地抬起头:“不就是少了尚书侍郎吗?你们吏部各司人员也不至于缺了多少,怎就不能从容处理政事了?”

范鑫为难起来,硬着头皮回道:“不瞒殿下,如今各司虽能咬着牙挺一挺,但到底没了上官统筹,相互间缺了协调和默契,对于一些需要下定主意的事便有了分歧。”

他自嘲比喻:“所以如今才像无头苍蝇一样,慌慌忙忙的,事情都不知道该从何处着手。”

李然依神色缓和下来,沉吟片刻,轻叹:“你回去告诉其余司的郎中,若有你们商议之后仍有无法裁决之事,则报到我这儿来处理,吏部各项事令需要发布盖章的,也直接呈报给我就行。”

李然依想,反正处理了这么多年的朝政了,最初为固权什么事情都揽下来自己做的日子都撑过来了,现下一个吏部的事也就不算什么。

范鑫闻言一喜:“谢殿下,微臣这就回衙门告诉他们。”

李然依又埋下头,招手让他退了下去。

而这吏部的人还真是不见外,一听了范鑫带回去的消息,各司连忙就把这些天积压下来的待裁决部令全部打包送到了公主府里。

李然依看着那堆积如山的文书,头更大了。

不过一会儿,又有人来报,驸马来了。

他又来做什么?李然依有些意外。

这个闷葫芦一向都是她说什么他才做什么,两人每次相见也都是她主动所为,今天怎么还不请自来了?

虽感到惊奇,但李然依现下又累,事情又多,还想着昨晚的事,便有些不想待见他。

不过昨日在太极门,她听到的旁人对他的置喙,又觉得对他稍有亏欠,实在不宜再对他过于冷淡。

李然依让人请叶焕进来,也问了他来公主府是想做什么?

叶焕清雅端正,站于她案前回话:“昨夜殿下梦魇,清晨梳洗之时,臣又见殿下精神不佳,所以现下就特意为殿下送来了家中特制、用来安神的百合蜜酿。”

他分开双手,从袖兜中拿出一个小瓷瓶交予晓柔。

“百合花有安神的功效,但不宜多用,殿下倒出一些用温水化开后服下即好。”

李然依接过瓷瓶端详,瓶身为白色,是上好的白瓷质地,其上还有花纹样式,细腻柔和,整体气质古朴典雅,与持有它的男子极为相搭。

“驸马还懂这个?”李然依眉梢挂上笑,稍微精神了些。

叶焕惭愧:“殿下说笑了,臣对药理是一窍不通,这不过是家中表妹以前为臣备下的,但功效却是奇佳,殿下可放心一试。”

“表妹?”李然依不自觉微微有了醋意,“既是驸马表妹给驸马的,本宫用了是不是不大好?”

叶焕浅笑:“殿下无需担心,臣的宅邸中还备有几瓶。”

李然依哦了一声,将瓷瓶放下:“原是将多余的给了本宫。”

叶焕失色抬头,与李然依视线相撞。

“不是……”他连忙作揖解释,“臣万没有此意,臣只是念着殿下的身子。”

李然依看着叶焕慌乱的模样起了逗乐的兴致。

“哦?那是本宫误会驸马了?”

“这……”

现下叶焕说是也不对,说不是也不对。

他突然觉得李然依真是个祖宗,他好心为她着想,给她送东西来,结果还要被她这般言语刁难。

李然依瞧着他却是愈发觉得可爱。

也不知调笑一本正经的书生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兴趣。

她埋头轻笑一声,有些无奈,有些不解,但更多的还是松快。

“罢了,驸马的好意本宫收下了。”

叶焕终于松了口气。

他又问:“殿下不如现在试试?也好解解乏?”

李然依眸底含柔瞧他一眼,依他所言将瓷瓶交给晓柔,吩咐道:“按驸马刚才说的,去用温水将里面的蜜酿化开。”

晓柔双手接过,退出房安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熟读小说】地址:shu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