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熟读小说】地址:shuduxs.com

“李家媳妇还没走?”刘桂兰也很疑惑。

等两人放好东西去厨房一看,居然是楚晏。

楚晏第一次烧火,把自己整的灰头土脸的,鼻头脸颊上全是黑灰。

见了沈盈,还露出大白牙嘿嘿嘿的笑。

“哎呦,小楚,快过来歇着吧,让婶子来。”

刘桂兰被他这模样逗笑了:“是我们回来的晚了,以后要是去大市,可得早点回来。”

她头一回挣钱,想着待上一整天,能多挣点就多挣点。

但实际上下午之后,大市渐渐散场,买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楚晏扔进去一根柴火:“没事婶子,我也没做什么。”

沈盈上前把他拉开:“怎么不让李家嫂子帮忙?”

“她中午吃过饭收拾好,我就让她走了。”楚晏道:“我就在锅里添水下了点玉米糁子,累不着。”

刘桂兰掀开锅一看,锅里咕嘟嘟冒着泡的,正是楚晏最爱的玉米糊糊。

沈盈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你呀,一会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吧。”

楚晏摸了摸:“怎么,黑了?”

“是啊,没见过这么黑的。”沈盈笑道:“走吧,我推你去洗洗。”

吃过晚饭,三人坐在一起,刘桂兰把今天挣的钱拿出来,一张张叠好。

“一共是十四块四毛四。”她的手微微颤抖:“这么多......”

“婶子你真厉害!”楚晏朝她竖大拇指:“第一天这算是开门红了。”

刘桂兰把钱放好:“明天我再去小市摆摊。”

“不行!”沈盈和楚晏异口同声。

他们俩连着几天四点起床过去忙活,滋味是真的不好。

年轻人还好说,年纪大点的,就怕撑不住。

“妈,你今天累了一天,明天怎么着也得歇歇。”

“是啊婶子,明天歇着,等后天再去吧。”楚晏附和。

刘桂兰拗不过他们两个,只能同意了。

等沈盈和刘桂兰都去休息后,楚晏躺在床上,开始看书。

这么多天以来,他总算是有时间推进一下任务的进度。

[系统,把上本书调出来,我要学习。]

[好的宿主。]

[《小麦科学施肥技术》......]楚晏念了念文名:[唉,我才几天没看,就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了。]

他用意念翻开第一页,读了没一会儿,猛然一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