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黎也很惊讶,不过很快想明白。

整个片场除了导演组和编剧组,以及刚才主动提议投票的杜云河外,年纪偏长,咖位又不低的只有秦邵琛。

在眼下内娱的生态里,除了秦邵琛,没有第二个人适合首先站出来了。

“哦,说说理由。”荣导问道。

秦邵琛只有一句话:“我觉得虞婉仪的人设更会做出第一版的反应。”

这就是支持俞岚的说法了。

“我选第二版。”丁澄紧接着说道。

唐棠表情纠结了一下:“我虽然个人更喜欢第二版,但站在虞婉仪的角色上,也更同意第一版。”

其他演员也陆陆续续地表态,场记老师临时担当起了计票任务,最终,第一版以5票的微弱优势胜出获选。

所有人的视线投向孙震,俞岚也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他。

片场安静地要命,所有人的心好像都提着。

商黎也有些担心,虽然孙震素来对事不对人,但如此当众下了他的面子,难保他不会心生不满。

他是名声在外的著名编剧,却被一个网文作者,半路出家当编剧的人给压了一头。毕竟圈内某些编剧不怎么看得起网文作者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

就在大家都提心吊胆的时候,却听孙震“噗嗤”一笑:“怎么地这是?怕我耍赖啊?”

“我是小气的人吗?”

说着,看向俞岚:“俞老师您是原作者,对角色的把控比我明确,我甘拜下风。”

俞岚也露出笑容:“孙老师太谦虚了,我也就是侥幸占了个原作的便宜。要没有您,我可干不了一点儿编剧的活儿。”

两个当事人都相逢一笑了,片场气氛也重新活跃起来。

商黎看向杜云河,不意外地收到他得意的目光,仿佛在说他早就知道孙震不会生气,他对荣晖和孙震可是非常了解的。

另一旁,荣导一口气吐出来,不由得朝孙震肩膀狠狠拍了一把:“你个老孙,吓死我了。”

孙震呵呵一笑:“好好,算我的,晚上我掏腰包,请所有人吃大餐!”

“哇!”众人惊呼起来,纷纷兴奋叫好。

在影视城拍摄近两个月后,剧组一行前往帝都北边的草原影视基地,拍摄剧中的实景战争场面。

商黎复活以来,还是第一次拍实景戏。

与她当年不同,如今的实景拍摄技术比过去要进步更多,不管是机器还是场面调度,都比五六十年前要成熟。

或许如今内娱的种种不好现状只是产业发展必然带来的阵痛吧,商黎想着,对自己的任务越发有信心。

虽然圈子里多数人在摆烂和躺平,但技术在前进,也仍有一些人坚守着自己的职业责任。真正的圈子毒瘤并不多,更多的人只是随波逐流。如果能正本清源,想必扭转风气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而当务之急,是她自己首先要严格要求自己,让自己的每一步都走得扎实牢固。

战争戏构成了原书的好几处高|潮剧情,而身为将军的虞婉仪更是这几场高|潮剧情里不可或缺的角色。

天气已是入冬,草原的天气冷地吓人。即便像商黎穿着厚铠甲和披风的装扮,都被鼓鼓冬风吹得浑身哆嗦,更增加了拍摄的难度。

这天是商黎的重头戏。

上午,她要演得是虞婉仪刚打完一场恶仗回营,却听闻祖父坐镇的右军遭伏,全军覆没。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带兵前去,只看到祖父万箭穿心的尸体。她在大雪中悲痛昏厥,被副将抱回军营。

导演一喊“开始”,商黎便是骑马而来,在看到伏击现场的时候满脸悲怆,马都没有停稳就跳下了马狂奔而来。

早已劳累不堪的双腿在看清地上那个被箭簇扎满的尸体时终于瘫软,她失去神魂一般地身子一歪,单膝跪倒在地上,却还吃力地朝那儿挪过去。

身后的副将紧追而来想要扶她,却被她一手推开。

虞婉仪的脸上混杂着泪水与血水,连头上的头盔何时松了都不知道,直到那头盔从她的头上剥落,生生扯掉她一簇头发,掉在雪地里。

“爷爷……”她轻声唤了一句,好像生怕吵醒眼前的老人,就像小时候她趁祖父午睡偷溜进他的书房一样。

她颤抖着手,想要去触碰虞老将军那临死都没阖上的眼睛,却意外在他的胸前,发现了一支与外敌截然不同的羽箭,而这一箭,正中命门。

她这才明白,是那个朝中道貌岸然、奉旨监军的奸臣素无极出卖了军情,害死了祖父。

她紧紧握住那枚箭簇,鲜血顺着手心和箭杆流下来,与虞老将军的血混在一起。

“咔嚓”一声,木质的箭杆被生生掰断,箭簇深深嵌进她的手掌心。

这些年,她接连失去了父母亲兄,如今又失去了这世间最后一个与她血脉亲缘最深的亲人,虞婉仪喉头一腥,“哇”地吐出口血来,随即昏倒在虞老将军的身边。

“卡!”荣导叫停。

商黎猛地睁眼,迅速爬起来,都等不及场外工作人员赶到,她就把杜云河从雪地里扶了起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顶流升级指南[娱乐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