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猛烈地敲打着枝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宛如天神的怒吼。泥泞的小路几乎无法辨认,时安一个踉跄,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倒在泥坑内。

他浑身湿透,泥水混合着雨水,将他整个人浸透。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无法动弹。泥坑里的泥浆黏稠而冰冷,仿佛要将他吞噬。

时安心中涌起一股绝望。他好累,苏瑞怎么还不回信息,如何苏瑞不来怎么办?他该怎么离开这片林子,要是他出不去怎么办?无数种想法在他脑子中回荡,促使他眼皮越发重。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这片无边无际的丛林之中,永远也走不出去。雨水打在他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与泪水混为一体。

就在他觉得自己即将放弃的时候,恍惚间,他看见了一只红色的身影停在他眼前,是一只小鸟羽毛鲜艳而细腻,双翅轻轻扇动。

“怎么会有鸟?我是饿晕了吗?那也应该是烤□□?这鸟都不够吃。”时安趴在泥坑里,喃喃自语。

小鸟在时安面前,它的眼睛一闪一闪,他轻啄时安额头。“你要跟我说什么?”时安费尽力气爬起来,靠在树根下。

小鸟往前飞几步,然后回头看向时安,似乎是在示意对方跟自己走。

“你是要带我离开吗?”

小鸟点头,飞回来又飞出去。

时安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终于从泥坑中站了起来。他跟着下鸟,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走去。

就这样,一鸟一人,在暴雨中艰难前行。

--

雨夜,雷鸣如鼓,一道道闪电撕裂天际,将黑暗的天空映得苍白。乡间小道上,一辆悬浮车孤独地停靠在路边,车窗上的雨滴汇聚成流,滑落而下。

车内,苏瑞眉头紧锁,眼神焦急地盯着手中的终端。信号灯闪烁不定,最终归于沉寂,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他抬头望向窗外,雨幕中隐约可见远处的山峦和摇曳的灌木丛,心中不禁涌起一股不安。

突然,灌木丛中传来一阵微弱的响动,苏瑞的神经瞬间紧绷。只见一个身影缓缓从灌木丛中走出,浑身泥泞,一身黑衣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身上。他的步伐蹒跚,一瘸一拐地向前挪动。

苏瑞见状,急忙推开车门,冲入雨中。他快速来到时安身边,只见他脸色苍白,嘴角挂着血迹,神情恍惚。

“你怎么样?快上车!”苏瑞急切地说道,伸手去扶少年。

少年微微抬头,眼中微微回神:“你怎么在这?”

苏瑞将人扶进车内,浑身滚烫,这完全是烧糊涂了。

“上车”

“嗯”时安应答一声,整个人随即瘫软在地。

苏瑞将车辆停在别墅门口,转头看向时安再次确认:“时安你这伤势,还是去医院吧。”

“不能去”时安眉头微拧,双目紧闭,好似陷入昏迷但仍拒绝去医院。

苏瑞犹豫,他看出时安身上的伤口不对劲,皮肤下面还有金红色的细纹,潜意识告诉他不能去医院,应该听从时安的意见。

还有时安的头发。

他抬眸看一眼时安肩膀正在流血的伤口,伤口中心是一个圆形的穿孔,直径大约三四厘米,边缘的皮肤被撕裂开来,显得粗糙而不规则。

伤口周围的皮肤呈现出青紫色,这是皮下淤血的表现。伤口内部的肌肉和血管已经受到损伤,呈现出一种模糊的、血肉交织的状态。血液从伤口中渗出,已经凝固成暗红色的血块,附着在伤口的边缘和周围的皮肤上。

好像是被什么贯穿。

就在苏瑞犹豫时,车窗被敲响,是穿着一身校服的许诺,撑着一把雨伞,另外一只手上还拿着一个背包。

“你怎么在这”苏瑞降下一半车窗不解问道。

许诺将手里背包提了提说道:“苏少,你落在训练场的背包”他笑盈盈看着苏瑞,眼光却看向副驾驶。

苏瑞似有察觉,侧身挡过他的目光,将车窗完全降下,伸手将背包拿过来:“好了,谢谢,可以离开了。”

“时安怎么在这?”许诺试探性问道。

苏瑞微微眯眼,没有说话。

许诺脸色僵硬解释道:“我看见他校服了。”

苏瑞显然没有接受许诺的说辞,面色不悦:“嗯,你还有事吗?”

许诺踌躇几秒“那我先走了”

看着人离开,苏瑞才推开车门,下车将副驾驶的时安搀扶进别墅。将人放在床上,他伸手要去解时安的衣服,伸出去又缩回来,在床边来回踱步。

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看着对方血汪汪的伤口,他不会处理啊。先去拿医疗箱,对。心里拿下主意,苏瑞快步离开房间,返回客房翻找医疗箱,十分钟后,看着一地狼藉,怎么会没有呢。

别墅大门重新打开,苏瑞撑着雨伞出门,刚出大门碰见提着袋子的许诺。

“你怎么还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他又被迫流浪了[星际]》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