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陈靖怀疑自己听错了。

楼要塌了,是什么意思?

毕菁菁也急忙蹲下来,她指了指黎愿平怀里的小猫问:“花花,是它吗?”

“是呀,她跟我说,蟑螂太多了,它们钻进了整栋楼的下水道系统,楼外也有很多。而且它们长得太快了,这栋楼很快就会被它们挤爆了。”黎愿平摸着怀里的小猫,花花像在回应她的话般,喵了一下。

陈靖倏得起身。

这个小女孩儿说的话听起来荒唐得很,猫怎么告诉她的?猫怎么知道的?但是她确实比所有人都更早一步,预测到了丧尸蟑螂的爆发。

他不得不去认真正视“楼要塌了”这个可怕的预测。

如果真的要塌了,他们该怎么办?

李正把近百号人交到他手中,现在只剩下这十几号人,他想把这十几号人,都好好地带回基地。

但现在房门外和大楼外全是变异虫子,离开这栋大楼,他们能去哪里躲藏?

高铁站内的建筑一览无余,除了现在这栋员工宿舍楼,就是候车大楼,但里面,乌泱泱的关满了丧尸。而且他相信,里面的变异虫子也不会少。

而高铁站附近都是工业园区,最近的也在两三公里外,他们十几号人,怎么避开满地的变异虫子和丧尸,安全到达?

“车,我们要找车。”耳边传来毕菁菁的声音。

这是毕菁菁听完愿愿的话,沉思良久得出的结果。

这跟陈靖想到一块儿去了。

有了车,他们才能离开这里,去找其它安全的藏身处。

车不难找,高铁站的停车场停满了接客载客的汽车,但许多人在病毒刚开始爆发的时候,都往那里涌,想要开车逃离,所以尸变后撞车的车辆,应该把那里挤满了。

好在楼下也有一个小停车场,停着员工们自己的车。

十几个人,开三四辆车也就足够了。

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面包车。

难的是,他们该去哪儿?

两三公里外的工业园区,主要是电子厂,电子厂是g省数量最多的工厂,但是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人也很多。病毒刚爆发的时候,军方来到高铁站,第一时间也派人去电子厂侦察情况了,好在那边的情况比高铁站好很多,园区比较封闭,只有零星几个丧尸闯了进去,很快就被工人们制服了,病毒并没有在园区大范围传播。军方让园区负责人停止生产,紧闭大门,让工人们在家中闭门躲祸,等待政府的下一步安排。

可是现在!丧尸蟑螂出现了!

可以想象到,园区的生活区,蟑螂的数量会比这边多多少!陈靖一想起现在工人们可能的惨状,就不忍地闭上了眼睛。他联系不上基地,无法通知指挥处,也分不出人去厂区报信示警。

他现在要做的,是想尽一切办法保住这里的十几条人命。

再远一点,还有建材厂,建材厂的人员没有那么密集,但是物资也不会很多,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

怎么办?

几日下来,尽管附近的地图已经刻在陈靖的脑子里了,但他一直在高铁站里进行救援,几乎没有真正出去走过,他需要一个对这里更加熟悉的人,最好是本地人。

“这里有没有对附近比较熟悉的本地人?”陈靖对着客厅的众人问道。

众人一脸不明地看着这个不苟言笑的军人。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有人问。

“这栋楼,有倒塌的可能,我们得尽快撤离。”陈靖开诚布公,接下来他做的任何决策,都需要在场的每一个人配合,所以他没什么好隐瞒的。

“楼要塌了?怎么会!”

“那怎么办啊呜呜呜,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呸呸呸,别说丧气话,这么多难关我们都闯过来了。”

在听到楼要塌的消息后,人群嗡得一声炸开了锅,有的人震惊,有的人绝望,有的人还抱着希望……

“请大家安静!我们现在需要齐心协力,才能共度难关。所以我希望如果有对附近比较熟悉的人,可以先站出来,我们尽快讨论下一步的行动。”陈靖继续说道。

“呵……共度难关……你们这些当兵的就会说好听话。”角落里传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竟然是一直和黎愿平在一起的那个黄毛?!他面带讥讽,不屑地说。

野豹的另外两个人一听到这话就炸了:“你说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高铁偶遇前担,但丧尸爆发[末世]》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