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欣佳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熟读小说sh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瑾玉站稳后蒋蔓生松开了手,两人一起朝薛望走去。

他跪在地上,面前已经摆上了一堆白骨,他双手握着白骨颤抖着,不知怎么将它们拼好。

不论哪块骨,他都将其放在地上,莽撞的一根接一根,发现不对后又打乱顺序,以此往复。

蒋蔓生蹲下身子,接过他手中的骨拼接起来,薛望没有对他进行攻击,而是跪在一旁,全神所注都在他的手上。

顷刻间,一副完整尸骨的样子就出现在三人面前,薛望始终保持跪着的姿势,看见尸骨后带着凉红的眼泪从左眼滚滚而落。

“平安,我找到你了,原来你一直都在这里吗?”他喃喃道,“一直都在这样的地方。”

“原来你没有逃出去?”情感压制住了药效,他跪坐在尸骨前眼泪像是连着线的珠子往下掉落,丝毫没有了疯魔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小孩。

看着薛望一眼认出平安的尸骨,蒋蔓生想到原来真的存在“化成灰都认得”这句话。

“要不行了。”在薛望的痛悲呜咽间,蒋蔓生听见薛望轻声的低喃。

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蒋蔓生站在一旁默语。

“你们的推断不算完全错,想要听听具体的原由吗?”薛望忽然抬头看着蒋蔓生,眼中依旧闪烁着血红,但是却没有了开始的疯癫,反而带着麻木淡凝。

蒋蔓生盘腿坐下,示意薛望开口。

薛望盯着平安尸骨,眼神却没有聚焦在上面,他悠忆起遥远的记忆。

“七岁时我的父母发生了车祸离世,仅剩我一人,亲戚们都不愿抚养我,所以将我送至福利院,但是对于车祸的阴影,我每天都很沉默寡言,也不愿与院中的孩子交流,尤其是晚上,对爸妈的思念以及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我每晚都会哭泣,第二天红肿着眼睛出现,院中护工都知道我的情况,甚至请来了心理医生,但是都无济于事。”

“但是直到一天晚上,平安出去上厕所,发现了我在哭,他偷偷往我床头放了很多吃的,第二天主动来找我玩,但是我一直没有和他说过话,我没有心思和他聊天,不过他也没有放弃,反而找我的次数也多起来了,干什么都会带着我,有好吃的总会分我一口,不过看着我依然没有想要和他聊天交好的意思,一天晚上,在大家都熟睡后,他将我领到了寝室外的角落边,还带上了他那些小零食。“

“他问我为什么每天都不开心,为什么他找我搭话那么多次都不理他,是因为不喜欢他吗?而我终于绷不住向他倾诉了我的遭遇和我每天,每晚的后悔和思念,他安慰了我一晚上,郁气被放出我也像是得到了解脱,在次日,我也慢慢接受了和他每天的交流,长久以往,我们成为彼此最交好的朋友,几乎形影不离。”

“平安发现了我画画技术好以及擅长运动,以夸赞的方式鼓励我继续发扬,之后我的画也确实得到院中孩子,甚至医生护工的称赞,但是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平安,很感谢他的鼓励。”

“之后我没有了一开始的烦闷,变得开朗活泼,但是好景不长,我发现了这个福利院中最丑陋的秘密。”

“这里的院长看起来是慈爱的,但他喜欢虐童,只要是没有被收养的小孩,他都会带去地下室,平安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当他说出自己已经制定了逃离这里的计划时,我就答应了和他一起。”

“但是在行动的前一天,有人要来收养平安,他说他如果走了,担心我一个人进行不了计划,所以可以趁现在双方还没有签字,让对方改变主意,平安说,等他逃出去后就会去找我,原本我不愿意,但是拗不过他,所以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在那个男人面前装作乖巧的毛遂自荐,最后男人改变了主意。”

“我跟着男人走了,但是心却在福利院,在平安身上,我每天都在等着,半夜不敢合眼,我怕平安来了,叫不醒我,找不到我,后面平安一直没来,我却等到了男人的暴虐,每天生不如死,唯一吊着我的一口气就是平安的音信。”

“一直到后来,我被卖到了黑厂,卖给了实验室做实验,也一直没有等到他来找我,之后实验室在我身上做的药物实验出了问题,晚上不定时的就会被压制不住身体中的暴戾和烦躁,让我在夜晚以杀人作为稳定剂,我先杀完实验室中的人,后来杀了福利院中的院长还有黑厂的厂长,药物带给我杀戮,但是也给了我力量”

“那时我已经放弃自己了,但是没有放弃找他”

“我想他是不是遇到困难了,是不是没有逃出去,或者逃出去后没有住处,所以我混进了你们的队伍,我想确认他是否还平安。”

说到这儿,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现在已经找到了平安,这就是故事的续集。

听完一段故事的两人只剩下沉默,蒋蔓生只觉心中有些闷重,心中如同被巨石镇压。

在沉寂的时间中,周瑾玉轻轻叹息,带着惋惜,带着同情。

蒋蔓生两步走上去,到薛望身边半蹲着,一双手握上他的肩膀,没有多言。

“我不知道平安是怎么死的,但是这已经够了,想杀的人我也已经杀完了,说不定其中就有杀害平安的凶手呢。”薛望看着平安的尸骨苦笑着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