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在蝶难逃》最新章节。

和宋清洛有关的赵董有且只有那一位。

顾渚遇到之后并没有上去打招呼,只是后来托人去打听了一下,他原本想悄悄替宋清洛处理好,但是看到那个医学诊断之后还是决定告诉宋清洛。

胃癌。

宋清洛就觉得最近生活顺利得有些过了头,她坐在病床边低头沉默,而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穿上放在一旁的鞋:“再说吧。”

顾渚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也不再多说,只点点头扶着她站起来。

宋清洛住了三天院,其实已经完全没事了,但是顾渚还是把人接回了自己家。

赵建滔的事情堵在心里,宋清洛都没有对这种默认同居的行为发出评价,就已经住到了顾渚家里的客卧。

看她这种恍惚的样子,顾渚更觉得把她接回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她又被顾渚强制要求在家歇了三天,感觉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就让下班回来的顾渚送自己回锦香别院,宋清洛很久没来这边住,家里什么也没有,两人上楼前一起去了趟门口的超市,刚回来就在一楼门禁前遇到了一个挺着肚子的年轻女人。

“你是洛洛吗?”那女人看了宋清洛,快步迎上来。

顾渚下意识挡在了宋清洛面前,身后的人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上楼吧。”

两人此刻其实都已经猜到了眼前人的身份,顾渚接过宋清洛手里的东西,说自己在门厅等她。

女人看见顾渚进了屋,伸手拉住了宋清洛的手:“我不该来打扰你的,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她知道宋清洛一定认出了自己,甚至没有自我介绍。

“你爸爸病着,厂里又出了事,现在货品没有办法按时交付,再补不上资金就要清算资产了,我还怀着孕,”女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我们想到能帮忙的人只有你了……”

“我一个学生,”宋清洛声音毫无波澜,“我怎么帮你们?”

“刚刚那是顾董吧,只要你开口……”

宋清洛冷笑着打断了她:“我为什么要开口?”宋清洛看着她,还是有些心怀不忍,没把更刻薄的话说出来,她叹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他会不会帮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不会开口,你回去吧。”她说完,转身进了门。

顾渚还等在一楼门厅,看见宋清洛进来,先把提着东西的两手往旁边一摊,让她可以直接走入怀抱里。

宋清洛的头埋在他怀里,良久,闷闷地道:“顾渚……”

“说吧。”

“一会陪我去趟医院。”

人到底还是做不到真的铁石心肠。

去医院的路上,宋清洛问顾渚是否知道建滔集团目前的情况,顾渚想了想,帮她打了几个电话。

酒店行业和这些装修设计建材行业很多都有交集,想打听并不算难,他们得到的答案是目前建滔的经营情况确实算不上太好。

宋清洛听完就沉默了,直到他们走到病房门口,她才开口拦住顾渚没让他跟着进去。

宋清洛推开病房门,就看到刚才见过的那个女人坐在赵建滔的病床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熟读小说】地址:shu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