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水前望,远处亭台飞檐翘角,层台累榭,高耸入云,如在画中。但见四周春色满园,花团锦簇。岸上景象倒映入水,伴着船桨荡起的涟漪轻轻晃动着,仿佛误入幻境般令人目眩神驰。

言黎负手站在船头,静静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今日她穿的是一件颜色活泼的豆绿袍衫,袖子也不甚规矩的卷起搭在小臂处,腰间挂着的藕荷色香囊随风轻轻向后晃动着,隐约能瞥见布面上的几针刺绣模样。

春和景明,琼楼玉宇,彩舟云淡,少年春衫薄。

此情此景明明合该是副闲适慵懒的模样,却不知从何处张牙舞爪的弥漫出一点杀气。这股凉意如春雨般密密的席卷而来,竟让人下意识地升起些胆颤。

乘船人按了按船桨,远远望向这位少年天下魁首挺拔的背影,心中不禁暗暗赞叹:不愧是阁主亲点的人,果然不一般。

船内,温知行尴尬的和以黑巾掩面的弓影对坐着。他看着她没甚表情的脸,只觉浑身奇痒无比,无论怎么调整姿势都坐不住。

女人睨他半晌,冷冰冰道:“别乱动。”

看着她腰间锃光瓦亮的长剑,手无寸铁之力的温知行哪敢反抗,闻言只好弱弱的“噢”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蜷缩起身体,将求救的目光默默投向了言黎。

救我呀……救我呀……快来救我呀……

没人知道,此时的言黎心里有多么崩溃。

云霁阁,云霁阁,里面的院落亭台还真修的像在云中一般高大!高也就罢了,竟还处处是水,平时只能靠坐船来往四处,根本施展不开脚步!!她既没有船,船夫又都是云霁阁的人,怎会任自己差遣?到时候要是打起来根本没地跑没地躲,更何况还得时刻关注着温知行!!!

依言黎看,这云霁阁阁主是个十足的揣奸把猾之人。将云霁阁设计成一幅外表繁荣内里却“险要”模样,这样一来,就算是有心进来捣乱坏事,也会因为无处可下脚逃跑而被云霁阁中的侍卫瞬间抓住。

可恨!狡猾!可恶!

温知行在背后注视了她许久都没见言黎回过身一次,他呆呆地想了想,又将脑袋垂了下来,努力避免和弓影的视线接触。

别看我别看我别看我……

言黎正观察着周边地形,暗暗琢磨该从哪逃走更好时,船已悄然靠岸。

遥遥望去,几名女子正守在码头处。为首的那个面笼一白色薄纱,看不清真实面容,头上绾一精致发髻,看着倒像是鸟雀展翅欲飞的形态。她身穿水蓝色大袖纱罗衫,小臂处拢着一淡粉披帛,瞧着倒像是壁画里的仙子了。

待停稳后,船舱里的弓影起身走到她身边,彬彬有礼道:“女侠,请。”

见她走了,温知行连忙也跟着蹿了出来站到言黎身侧,二人一起下了船,黑衣人紧随其后。

在看到蓝衣女人的头发后,他愣了下,旋即喃喃道:“惊鹄髻,厉害啊……”

言黎也对这个从没见过的发型有点好奇,见温知行知道,她便立刻小声追问起来:“什么髻?”

“惊、鹄、髻,”他耐心的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又将两只手抬高举到脑袋上比划比划,侧头悄声道,“很难梳的,要用起码一个时辰。能梳成这样,真的很厉害。”

头上梳着繁琐发髻,身上穿着华美衣衫的,会是云霁阁那位神秘的阁主吗?言黎缓缓侧目,将视线落到了那女人身上,意味不明的扬了扬眉,摸向腰间刀柄。

现在出手,胜率又能有几分?

她正兀自琢磨时,身边弓影冷冰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叶女侠,这是剑霜,与我同为阁主随侍。剑霜,这是叶隼女侠。”

……原来不是阁主啊。

言黎迅速切换心绪,笑眯眯的冲着剑霜一点头,“剑霜姑娘,你好。”

虽然看不清面前女人的脸,但剑霜露出来的眸子却是极为灵动。她弯了弯眼,声音轻快道:“叶隼大侠,久闻大名啦,今日终于得以一见,果然英姿飒爽、气质过人。”

“去霞音厅吧,”弓影说的话依旧简洁且毫无情绪,“阁主吩咐的。”

阁主?言黎悄悄将耳朵竖了起来。

剑霜看看弓影,笑眯眯的向后退了一步,让道:“女侠,小郎君,请。”

霞音厅内,细碎阳光透过云纹金丝楠木窗进入屋内,跳跃着落到正中的桌旁。这时,桌下忽然横插出一只靴尖伸入阴影中,将那一小块光点吓得忙不迭逃回了门外。

言黎收回脚,看了看正抬手给自己倒茶的剑霜,眉眼一弯,“多谢姑娘。”

“不用客气,”剑霜放下茶壶,转而笑盈盈托起下巴,满脸憧憬道,“早就听说叶隼大侠威名,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呀!瞧着就是人中龙凤的模样呢!快让我挨挨,也传给我些宝气过来,让我也沾沾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一刀逢春》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