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鲛》转载请注明来源:熟读小说shuduxs.com

江沅横握着匕首又朝自己的脖颈处收拢了分毫,仰着下巴乜着他,目光坚决地近乎执拗。

“赵凌煜!难道真要让我死在你面前,你才肯放过他们吗?”

乌云遮天蔽日、狂风呼啸更甚,如刀割般犀利,搜刮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令人心生恐惧。

可“玉面阎王”听了江沅的“威胁”,依旧不为所动,只清隽的眉眼轻蹙几番,神色依旧平静。

“江沅!有话好好说,此事关血统一类的大事绝非儿戏。”

赵凌煜屹立在风卷残云中,负手冲江沅淡淡道。

见“玉面阎王”面无丝毫动容,江沅绝望地闭了闭眼,毫不犹豫地将匕首移向自己的心脏处,狠狠地刺了进去。

“不!”

赵凌煜眉眼陡然显了惊恐,一个箭步飞身向前,双足腾空轻踏,转瞬间便上了鹿台,失态地单膝跪在江沅跟前。

“…别过来!”

江沅勉强调足了全身的力气阻拦他再靠近,那被刺伤的心口鲜血汩汩下坠,挫骨的痛瞬间袭遍全身。

“江沅!你这是要做甚?我放了她们就是,你又何必真要自残呢?”

赵凌煜这回是真的慌了,他痛苦地蹙着眉心,眼底尽是心疼。

江沅苦笑摇头,一手扶着匕首,一手踉跄拽起李纤云。

“江沅你…!”

李纤云抖着手,反搀扶着江沅让她靠在柱子上喘息。她惊恐地望着江沅,没想到江沅救自己的方法竟是真的要伤害自己。

此时的江沅已被剜心的痛逐渐抽走了力气,苍白的脸依旧勉力展笑,冲着李纤云低声再道。

“待会离开这里,往南走出朝阳宫,一路应该不会有人再敢拦你…到了正阳门你会看见苏和静,她一直带你到安全的地方…”

李纤云吓得杏眼圆睁,不顾大颗泪水肆意流淌,颤着声、魂不归体地问道。

“江沅…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苏和静…她不是死了吗?你…你…也不随我一道离开吗?”

少女失血过多,不支地慢慢瘫坐在地上,歪头看向李纤云身后的赵凌煜,冲他勾起唇角,绝美的笑牵着眼眸、瞬间调了晶亮,倒映着“阎王”绝望失了血色的俊脸。

“放了李纤云,我随你走!怎么样?”

“好好!都依你,只要你别再伤了自己。”

赵凌煜轻脚再往前跪走了一步,怕刺激到了江沅,又温声私语,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少女的所有的要求。

看着李纤云被“请”下去,并且朝着自己的既定的方向离去,江沅这才眉眼松快了些。

就让自己临死之际,再最后为他人做了一件好事。

一个晃神,江沅才发现赵凌煜早已来到自己身边,从怀里抽出绢帕摁在心间,那莹润月白的绸缎瞬间被鲜红染了朵朵啼血花…

江沅嫌恶地用满是鲜血的手抽掉“血帕”,扔出鹿台。风一吹,“血帕”犹如无线的风筝孤零地荡在空中,甚是可怜可叹。

“你别碰我!你我之间今日便做个了结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