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熟读小说sh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灯火如萤,周镇察坐在光下,眉目更显深邃,却是移开视线,“回你的御马监去,我的事情,你管不了。”

陆雪逢手中的食盒便轻轻落在檀木八仙桌上。

“我不来,大人还能叫谁?旁人又信不过,周家的人身份尊贵,断不能在这个关头染病,小公子不够细致,看不住此处。而您身边的近侍若真可靠,又怎致让安家的细作混进锦衣卫里来?”

周镇察倏然抬眸,“我若死了,你这番表现不仅没用,日后还要害你性命。你是聪明人,当知如何趋利避害。”

陆雪逢却浑不在意,“我既来了,就不会让大人死。”

短短几日未见,这少年换了身衣裳,也似变了个人。或者说,他并未改变,只是不用再隐藏。周镇察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个做戏的能手,也对这宫里的生存的方法了如指掌,他的野心一经爆发,便再也收不回去,如今正淡淡地萦绕在他眼底。

而这种人虽万里挑一,却还唬不住周镇察,他拿捏起这样一个少年来,甚至不需多费什么心思。

“我怕你染病,就像你怕我死一样。”

“我不会。”陆雪逢淡声道。说罢,他解下面巾,丢在一旁,“这面巾戴与不戴也无甚区别,一样走风漏气。染不染病,全在天意。”

周镇察却厉声道:“戴上!”

陆雪逢没动。

“我看你是疯了,自寻死路。”

陆雪逢这才说:“我体质与常人不同,从不染病。幼时我住岐西,州里闹瘟疫,家家户户的幼儿全都染病,一旦染上,便没几个能熬过去,唯有我没染上。甚至偶然用了染病之人的茶盏,也没染上。我长到现在,尚不知风寒是何感受。”

这少年是一点都不畏他,趁他躺在床上下不来,也敢故意捉弄他一二。周镇察此番是强撑,思绪却不停,以致有些头疼,却还是道:“今天外面可有什么消息?陛下可有说观察使的事该如何?”

陆雪逢就道:“小阁老入了宫,应是与陛下商谈此事,晚些时候才听说此事要推迟,不过大人的病若迟迟不好,只怕这人选就要落在顾家头上。”

周镇察听罢,出声:“短短一个下午,你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雪逢愚钝,生怕一个行差踏错,误了大人的事。”陆雪逢微微颔首,继续道:“让顾侯去仓西,是最坏的打算。这些日子,安家必定要想尽办法让大人再受些伤,雪逢会尽力替大人拦下,这府里也有暗卫,安家难以得逞。”

“若有万一,或是我一个月后还未好,你有何打算?”

“那也不能轻易放顾侯过去。那时就拜托大人替我升一升在御马监的位分,安家能用此招阻拦大人,我便也能将此招还到顾侯身上。”

周镇察眸光轻闪,默了须臾。

“不要动顾侯。”

陆雪逢就坐到一边,“不动顾侯,我也有办法。只是……为何?大人总不会是念及他征战之功,动他便心生歉疚。”

周镇察没答,他愈发觉着面前少年的老道似乎要高于他所想。而这少年也不藏拙,就那样将他的心机展现给他看,仿佛是想让他确信,他选了自己是件正确的事。

周镇察便好似无意,扫过他腰间的地方,直视着他:“你来这宫里,是为了谁?或者说,是谁害死了你哥哥?”

陆雪逢的眼眸便垂了下来,他知道周镇察查过自己,不过既迈出了这一步,他也无所谓让他知道些什么。

上峰用人,总要拿住些什么,这人才用得顺手。而周镇察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是在给他立规矩,不要随便揣摩他的心思。

陆雪逢这一回合败了,认输认得也彻底,“自是听大人的,以后大人指哪,我打哪便是。”

狗要牵绳,有时候人也需要。周镇察生来便懂得这一点,活到现在,手上的绳不计其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