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刚刚那一通操作下隐藏的东西,还是被我猜准了!

木下三郎总归会惦念着如何将已死的‘死人’,重新活过来!

那么我那两个替身纸人,够他研究的了!

起码在接下来很长时间之内,木下三郎都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因为他想要弄清楚肉体和魂魄之间的关联,而这,涉及到本源,与大道。

我心下稍松:

“在刚刚的民宿之中,得我们出去,才有办法给您。”

这回,木下三郎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一通飞沙走石之后,我扛着公输忌,又回了最开始的民宿房间。

房间中的一切都与原先一致,唯一的区别,就是多了一个身受重伤的公输忌......还有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人。

中年人身着麻衣短裤,脸上无甚特别,只有细细密密的皱纹,属于那种放在人群中,都认不出来的那种人。

但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的特别。

木下三郎。

他脖子裸露出的肌肤上,有一道巨大,狰狞,蔓延至后颈的伤疤。

这头,很显然就是木下三郎当年强杀山客时留下的头颅。

伤疤并不规整,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强力的撕扯开来,而后又被强行套到了这具身体之上。

头颅本该就此死去,可奈何,血肉的增殖太强,在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交融,愈合......

最终头颅被‘焊死’在了某个难以言喻的恐怖肉身之上,成了为虎作伥的‘伥’。

“.....唔!”

公输忌闭着眼闷哼一声,我顺势划开目光:

“没事吧?”

公输忌脸色一片惨白,原本英挺的眉眼之中,没有一点生气。

他双唇开合,但吐出的气流微弱,带动不了任何声音。

我只能把公输忌重新放回床上,木下三郎全程都在观望,饶有兴致的说道:

“按话本子里面的说法,你接下来会照顾他,你们会日久生情,而后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中,一个像你,一个像他,你们会在而暮之年牵着手躺在摇椅上,家中儿孙绕膝,共享美梦。”

我手下不停翻找着替身纸人,头也没回:

“郎君,没事不要看那么多话本子。”

“不然的话,容易活了上千年,还总期待着有人带你私奔的美梦。”

木下三郎瞬间不再言语。

整个室内只有公输忌细密破碎,因疼痛而起的喘息声。

我将两个各有特色的替身纸人捣鼓好,稍稍驱动纸法,让这两‘人’能够步履轻盈的前后心动起来。

我一直背对着木下三郎组装,自然也是遮挡了一些东西。

木下三郎此时见原本直挺挺的两个纸人行走,走在前面的那一位还如此神容秀眉,当下不由得抚掌大笑:

“好啊,好啊!”

“美人恍若神仙妃子,步履轻轻,行动处弱柳扶风,倒真令人惊叹。”

“此世合该妻妾同行,我们三人,自然是鸳鸯比翼......咦?”

我懒得理会木下三郎那副死样子,正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没将心彻底放下,就听对方小声的咦了一声。

木下三郎指着我的第二位纸人,疑惑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纸马香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