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最新章节。

越姨太一听,刚落下去的笑容又灿烂起来,热情地招呼着小婢给茶音上点心,同时又迫不及待地问道,“哦?表姑娘可有心了!那你听到了什么?”

茶音也是从小跟着景庆听傅老太师讲授的,学问上的事也是信手拈来,随便说几个出不了错又很是深奥的题旨,蹦两个翰林文章里常有的文句,再加几句今年朝中热案,很快便将越姨太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些越姨太自然是听不懂也记不下的,她只能费力地记着茶音说着什么,到最后,便只剩下了一脸热切及激动,她也不费心去记了,只等着茶音说完后,满脸笑容地说道,

“表姑娘可真是聪慧!竟记下了这么多!我可替你五舅舅感谢你!你可千万别忘了,姨太啊这就去找你五舅舅说说,待会儿你亲自去跟你五舅舅说!姨太实在不懂这些,可别耽误了事!”

茶音要的就是越姨太的这句话,她浅浅陷了梨涡,甜笑软软,“好,我一向记性好,记这两天还是可以的,那今日我先回去了,叨扰越姨太了。”

“不叨扰叨扰!”越姨太连忙带上一脸盛笑,忙不迭地也起了身,送了茶音往外走,她自己也是要去五房走一趟。

茶音笑着从越姨太房中走了出来,不动声色地看着越姨太往五房那边匆匆而去,笑容狡猾地跟花念对视了一眼。

“小殿下来找越姨娘是对的,不然您去五房找五夫人,说不定那五姑娘还要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捣乱一番,哪像告诉越姨娘这样利落。”花念小声地碎嘴嘴。

茶音解决了心头烦恼事,也乐得轻快,小步子迈得莲花飘飘,可是欢实。

“表姑娘。”

突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茶音一愣,转头看向从旁边小路拐过来的小厮。

这小厮茶音见过,是温掌身边的一个小厮。

“这位小哥,不知有何事?”茶音警惕地看着这个朝她走来的小厮,黛眉轻轻蹙。

小厮提着灯笼走到近前,这会儿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了,灯明人阴暗,小厮站在灯笼后面,显得很是阴森。

“表姑娘,老爷让您过去。”小厮冷冷撂下了这句话,便转身道,“表姑娘,随小的来吧。”

茶音看着这小厮命令一般不容商量的模样,倒确实是温掌一惯的做派,这人也是温掌身边的人。

可茶音却直觉这小厮不太对劲,她水眸一转,看着身旁的树叶被风吹得飘摇落下,对那小厮道,

“这位小哥,前面就是我住的院子了,我这裙子上沾了块污,这样去见外祖实在不雅,不如小哥稍等我回去换身衣裳再去拜见外祖?”

这小厮回头神色晦冥地扫了一眼茶音,冷冷道,

“老爷让小的即可将表姑娘带过去,表姑娘还是别磨蹭了。若因表姑娘去迟而耽误了老爷的事,老爷的怒火小的可担待不起。表姑娘若不配合,就别怪小的强行将您带去了。”

茶音见这小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轻轻拧眉,一时也拿不准这小厮到底有没有问题。

她留了个心眼,应“好”的同时,不动声色地给了花念一个眼神。

花念立马就明白这是自家姑娘觉得事有蹊跷,她会意轻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姑娘,这天色也晚了,夜里风凉,奴婢回去拿个披风,等主子从老爷那回时给您披上。”

茶音冷眼瞧着前面小厮的反应。

那小厮显然对花念并不在意,只冷脸催促着茶音快些跟上。

“好你去吧,我先随这位小哥去外祖那。”茶音朝花念点了点头,跟上了前面那小厮的步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熟读小说】地址:shu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