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柯]随机身份扮演游戏》转载请注明来源:熟读小说shuduxs.com

想起来了。已经全部想起来了。

“她”竟然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陌生的记忆在一瞬间涌入昏昏沉沉的大脑,回过神的时候,正在执行组织任务的降谷零已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他不明白这股奇怪而深沉的感情,但是与记忆里多个他产生联系的,的确是他看顾了好几年的后辈。

而这一切因缘的开始,其实与降谷零本来毫无关系。他与她的羁绊,实际上得从收到降谷本家的那封信说起。那个人,是最终为国家奉献出生命的卧底公安;那个人……同样也是不被承认的他的同父兄长。

与母亲是英国网球运动员的降谷零不同,那个人是作为国/会/议员的降谷正晃与身世显赫的日本贵女所生。明明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一个是被当作私生子寄养在了偏僻的住处,一个却是被当作本家的接班人精心培养了起来。

说实话,降谷零对“他”固执地选择卧底公安这条路感到很奇怪。无法理解从未见过面的兄长想法,起初对于“他”奇怪地关注一名少女的生活也是。

或许是愧疚,也或许是无法言明的痛苦。在读完那封信后,未曾想起一切的降谷零对于“他”的复杂感情是有些感叹的。

一般人或许不知道,但对其中内情有所了解的自己是明白那个人是承担了多大的压力。“他”,是冒着被卧底组织怀疑与清理的风险救下了那个孩子。

事实上,她本该在那一天和她的父母一起死去的。只是,或许早已被怀疑的“他”义无反顾地救下了她。那也是她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了。伴随着“他”死亡的消息,抵达刚升入高中的降谷零手上的——便是那封请求他假扮身份照顾她的信函了。

自己想成为警察的决心,或许就是被那个人近乎绝望的委托给触动了吧。

对那名后辈的暗地关注或许也是别扭的好奇心与嫉妒。但是,很久以前的降谷零就在怕她发现自己与“他”的差别了。所以,无论她要求见面的电话打来多少通,心存畏惧的他总是一次次拒绝。

其实,降谷零本不该有这层忧虑的。因为,“他”有意在卧底期间染了与平常形象截然不同的金发,那名后辈的少年时期更是存在着较为严重的记忆障碍。被亲生父母当时隐藏在封闭柜子里的她应该是受了很大刺激吧,至少据他私下里收集的情报显示——这名少女每晚都离不开灯光的保护。

但是……他还是不想见她。没有原因的痛苦经常阻止他立刻出现在她的身边,过去的降谷零将它错认为是心虚与畏惧。只是现在的话……

——想起一切的他终于明白了。

原来,他是在潜意识里对她抱有自卑的爱意。因为……无论是记忆里哪一个他,都被那个无情的女人抛弃了。

这次的话,如果再来一次,降谷零怕自己真的会在她面前直接溃不成军。唯独是这个看顾多年的后辈,他不想让她见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眼泪,仰着头的时候,早就和倒流进眼眶里的雨水分不清了。

一个人在黑暗里发呆的时候,其实比笑着出现的安室透的时间要长。

还真是巧合的天气,回想起所有的现在,竟然和记忆里的阴雨天别无二致。

难得的在任务过程中心神不宁起来,降谷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待在原地。

……要去找她吗?

不,我还是……

不,我必须……去找她。

做下这个决定的瞬间,源源不断的苦痛又涌动着覆盖了他的心脏。

比起无法喘气的窒息感,他只是感到了接近死亡的麻木与疲惫。

但是,无论这具身体处于怎样的煎熬,他的本能都无法拒绝此刻无法见到她。

想要看到那张冷淡的脸,想要她主动卸下那副不在乎的面具,即使只有一次……降谷零也想要那个人真心实意地对他微笑一次。

越来越加快的脚步,他在向她的住所不顾一切地奔去。潮湿的雨正在逐渐浸透他白色的衬衫,伴随着额前不断坠落的冰冷水珠,已经无法感知到冷热的降谷零却露出了奇怪的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白卡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熟读小说sh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