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熟读小说】地址:shuduxs.com

“吃吗?”

扶祗接过银伯做好的夜宵,挑眉问长生。

长生笑着摇头:“不敢,没有钱了。”

扶祗轻笑一声答道:“今天我高兴,便宜你小子了。我告诉你,银伯可不是随便就去给客人开小灶做夜宵的。”

长生挪了挪凳子,坐到桌旁,却看到银伯蹲在那里将虾一个个剥好,放到茅小宝跟前的一个精致的天青釉小盘子里,不禁连连惊叹:“老板,想不到你对自己的猫这样好。”

扶祗侧目看了看正在大快朵颐的茅小宝,咂了咂嘴:“这可是个讨债的。”

茅小宝听到后,尾巴不耐烦地左右摇摆,一下一下拍打着地面,可眼睛却始终不离银伯那正在剥虾的手半分。

而这句话也仿佛触动了长生的某段心弦,他顿了一下,放下筷子,又悠悠地讲了起来。

予安说他自小生活在南方,和母亲一起。而他的父亲更像是以一个称呼而存在的,一年也见不到两面。

长生笑着说道:“你娘人很好,又温柔,那次去你家我听到过她的声音。”

予安摇摇头:“那不是我母亲,她是我的姨娘。”

长生顿时有些语噎,但又不能让话题冷掉,继续说道:“那你爹,他、他虽然脾气古怪些,人还是很强的,拥有那么多兵马,三两下就把府衙那些衙役震住了。”

“男人强就一定很好吗?”

予安盯着长生问道,他的眼睛像繁星般璀璨。

“那是自然。我们方家有句祖训——男人不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方长生深以为意地点头道。

“男人强就一定有什么意义吗?”

予安依旧盯着他,这是神色却越来越严肃,甚至带着几许的急躁。

“男人强大是没有错,但是,所谓强大,理智,聪明,正直,并不能保证你自己不会犯错,并不能保证你就一定会过得幸福。而且越是强大犯的错误就会越严重,结果就会越无法挽回。”

长生听得愈发糊涂起来,迷茫地眨着眼睛。

予安继续说道:“我只想告诉你,强大不是幸福的充分必要条件,从来都不是。”

他抬头看了看月亮,那天乌云很多,月亮的轮廓也看着不甚清晰。

予安接着说道:“我爹常年在外领兵作战,偶尔回家。我母亲也不怨他,总是在知晓他快要回来的时候将家中各房间都换上崭新的鹅黄色的被单,帷帐,然后亲自下厨去上一桌饭菜。我母亲很喜欢鹅黄色的,所以父亲也常常给她捎回各种鹅黄色的布匹。我敢打赌,你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鹅黄色的衣物床单。”

长生点点头,没有打断他。

予安继续说道:“在我八岁那年春天,母亲又有了身孕,我摸着她的肚子说,要有小弟弟小妹妹来和我一起穿鹅黄色的衣服了。母亲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眼中满是慈爱,她问我喜欢弟弟还是妹妹,我说我喜欢妹妹,这样我以后会买各种漂亮的衣服给她,然后等她长大了,有喜欢她的人的时候,我便玩命的使唤他们,哪个能坚持下来,哪个就做我的妹夫。”

长生笑道:“你个鸡贼,自幼便这样了。”

予安不置可否地笑笑,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叩着。

“那一年,父亲去了北疆,前线屡传捷报,而我和母亲却在一个傍晚被人掳走。我们被关在一个看不见外面的房间里,破败不堪,三餐只有些馊了的饭食。我问母亲,为什么父亲不来救我们。母亲坚定地说道,他一定会来的。是啊,她总是那么的相信着父亲。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天门外出现骚动,听语气应是父亲的部队大胜,而抓我们的北疆首领下落不明,他手下的人忙着逃命,便放火烧了这间屋子。

“母亲倒在地上,腿上压着燃烧的房梁,看不清脸,我用肩膀扛住她往外面拉,有湿湿的东西一直从她身上流到我腿上。烟越来越浓,我们的头发被烧着了,一股焦味儿,呼吸越来越困难,什么都看不见。终于挪到了门口,我用力推门,门就是打不开,从外面被顶上了,我浑身的力气顿时没有了。母亲从我肩头滑下去重重倒在地上,粘稠的血连在我们之间,又一根房梁被烧断了,压向地上的母亲,我扑了过去,只觉得背上炸裂般的疼痛,我只能用手紧紧地撑住地面,不让碎片碰到母亲,可是我的身体都好像失去知觉了,唯一的意识来自死命用力的手臂。”

长生的心随着予安的故事逐渐被揪紧,有些无法呼吸。

而予安却依旧平淡地讲着:“后来救我的郎中说,我的手一直就是这么向前举着,怎么按都按不下来,肌肉整个似僵住一般。我醒来之时已是十日后了,父亲守在我床边,又黑又瘦,满脸胡茬。我说父亲,你回来了,你可知母亲一直在等你。他说,我知道,我买回了鹅黄色的布料,她本来可以用来做京城最时新的长裙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表情很平静,只是眼泪一直往下流,眼睛红得不见眼白。父亲的副将说,那日我与母亲被救出来后,他一直很平静地看着母亲的尸体,。不对,是母亲和我妹妹或弟弟的尸体。然后守在床边等我醒来,只是他的眼泪一直没有停过。”

想起往事,予安吸了吸鼻子,长生想要安慰,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得低着头沉默不语,静静听他继续讲述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红尘客栈》转载请注明来源:熟读小说shud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