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大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熟读小说sh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是谁,说了你就知道吗?”

见“玛雅”破防了,韦鲁斯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并且也提着七星剑向“她”走去。

“该死的!你不要过来!否则!否则我就杀了她!!”

见韦鲁斯提着长剑逼近,“玛雅”立刻连着退了好几步。

可从她的动作里,韦鲁斯又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既然都害怕成了这样还不逃走,那就意味着她应该不能彻底脱离七星剑,并且也意味着自己能威胁到“她”的生命。

所以,韦鲁斯一边慢走一边不徐不疾的问道。

“听说很早之前有一种法阵,可以将恶魔封印在水果中,只要吃掉水果就可以获得恶魔的能力,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该死的!你!怎么可能知道!神族!那帮该死的神族应该早就离开了!!!”

恶魔“玛雅”听到了韦鲁斯的话,神色更加的惊讶惶恐。

“神族的确是离开了。”听着“玛雅”的话,韦鲁斯更加确认了自己猜想。

不过,“神族”这两个字,他倒是头一回听说。

但回想“阿斯卡”岛的传说,众神赐予了阿斯卡岛七星剑,用来守护这里和平。

那么韦鲁斯再大胆猜测一番,当年的故事很可能是这样的。

那些所谓的阿斯卡众神,也就是强大的一点的人类,又或者会“巫术”什么的一族。

他们是有能力将恶魔封印进入果实,又或者封印在物品中的能力。

这个七星剑就是他们留给这个王国的守护者,用来保护这个国家的。

只不过,这其中的恶魔很聪明

用一个女人蛊惑了三位王子大战,让它吸收了大量的能量或者灵魂。

可结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后来女人死了,这几位王子也幡然醒悟,于是又去找了“众神”。

因此,那些“众神”将他们三个炼制成了封印的宝珠。

如此一来,这个故事便说的通了。

而如此这么一来,韦鲁斯就更有理由怀疑。

这些所谓“众神”,很可能就是如今的天龙人一族。

又或者曾经的那些“神族”,已经被天龙人消灭的一族,夺去了他们的神名,成为了如今世界的主宰。

而韦鲁斯本人,更偏向于后面这个说法。

因为,人心从来都是贪婪的。

如非必要,没有人愿意跟别人分享权力。

大家在自己的地盘上称王称霸不好吗?

又何必搞个天龙人的组织,全都关在玛丽乔亚里,听命于那所谓的“伊姆大人。”

因此,韦鲁斯也更加相信自己之前,编造出来骗人的那个故事了。

那就是,原本的天龙人很可能就是月球人。

他们在耗尽了月球的资源后,便来到了如今的星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