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见过殿下!”江莱施礼。几月未见,太子明显消瘦憔悴,也有些阴郁。

“孤要谢谢你,查清要害孤之人。”太子说要谢人,可他脸色极其难看,倒像是要吃人。

“臣不敢。”江莱不会把他的话当真,心里大概猜到太子找他要问什么。

果然,太子都懒得拐弯抹角,直接就问:“孤坠马一事与福王可有关系?”

江莱已打好腹稿,“此事陛下已经查明,还请殿下相信陛下。”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没有,只能推给他爹了。

“你最好与孤说实话。”太子眼神阴骘地看向江莱。

江莱感到不快却并未害怕,“殿下,是与否您心里已有定论,又何必为难于我,臣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当日您受伤,我也差点丢了性命,有些事臣也是无能为力。”

“哈哈……”太子大笑,“父皇偏袒老二,连一个真相也不给我。孤早就知道福王想对孤取而代之,他就想要孤死,你不说我也知道就是他做的好事。”

“殿下知道了又能如何?事已至此,赎臣无能,无力回天,还望殿下保重身体,臣告辞!”江莱说完也不管太子允不允,后退三步转身离开包厢。

他敢这么做,料定太子不能把他如何,如今的太子已经不是从前的太子了。

江莱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即便是太子也无力回天,只能接受命运。即便做不成太子做个王爷,也是富贵一生比谁都强。即便他想报仇也要徐徐图之,显然江莱对太子还不够了解。

时间进入十二月,大家都等着过新年,福王也被从府中放了出来。然而某一日夜里,福王从皇宫回王府的路上遇到了袭击。福王重伤,生死不明,而那些袭击他的黑衣人在伤了福王后全部自尽。

此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朝堂一片哗然,江莱听到消息时,心里都咯噔一下。从那日起在朝中为官者人人自危,刑部也忙得团团转。江莱并未参与调查此事,过年也跟普通官员一样放了假。

京城百姓不知朝中大事,依旧张灯结彩、鞭炮震天,而知道一些内情的这个年过得忐忑难安,江莱也在其中。

事情在年初三有了准确消息,福王伤及脏腑,熬了十几日终于没能挺住去了。太子自请去守皇陵,永不得入京。

福王薨逝举国哀悼,年还没过完,福字喜字全扯下来守丧。事情到此有心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太子即便不是太子,元和帝也会善待他,而今让他去守陵,那无疑与福王的死有关。

短短半年不到,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两位皇子就这么下场了,令很多人唏嘘,朝臣大多把宝压在这俩皇子身上,如今鸡飞蛋打有些人欲哭无泪,

头上悬着的刀突然就这么没了,江莱倒是心情不错。未来哪个皇子即位于他都没有太大关系,他只要做好分内事就好。

江莱心里正偷着乐呢,宫里来人,元和帝要见他。

江莱心里打鼓,元和帝找他做什么?他已不在翰林院任职,五品官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皇帝召见。

怀着忐忑的心情江莱跟随内侍来到皇宫。这次没有去御书房,小太监把他引进了皇帝的寝宫。

一进去江莱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儿,见到皇帝时,更是心里一惊。早前元和帝虽然身体不大好,但也没有瘦到皮包骨。现在皇帝躺在榻上,头靠在后面,看上去病得不轻。

皇帝已有些时日没去上朝,江莱以为是两个儿子的事让他伤心过度,如今看大概是身体连上朝都难以支撑。

“臣见过陛下!”江莱规规矩矩跪地行礼。若是一二品官员,平日见到皇帝可以不用下跪,但江莱的官职可没有这个特权,该下跪还得下跪。

元和帝挥挥手,徐公公便让人搬来椅子,“江大人,陛下让您坐下说话。”

江莱坐下,房中有片刻沉默。然后元和帝道:“今日找你来也没旁的事,就是好些日子没见,朕想爱卿了,今日就陪朕下盘棋吧。”

“臣遵旨!”江莱起身。

内侍搬来桌椅放在元和的床前,皇帝似乎是对下棋很有兴致,脸色看上去好了一些。

皇帝执黑子,江莱用白字,两人默默下了一会儿。元和帝突然问:“爱卿觉得众皇子哪个堪大用?”

堪大用?这是要选储君问他意见?江莱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元和帝会问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熟读小说【shud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科举之入正途》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