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塘鸦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熟读小说shud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文鸯却将剑架在肩膀上,嗔目道:“既然这条胳膊碍我出兵,末将便将它砍掉,再无妨碍!”

“好好好,不必冲动!”刘封哭笑不得,无奈地抬手阻拦他,“明日先由你来出战。”

“遵命!”文鸯大喜,倒提着宝剑匆匆而去。

“呃,这个……”戚渊德虚惊一场,哭笑不得地看着文鸯的背影,摇头失笑道,“孟浪啊,年轻人就是太急躁。”

刘封言道:“立刻派人向悦般下书,明日再战!”

戚渊德领命,微微一顿:“可要部署其他兵力?”

刘封摇头道:“若明日杀败郁久涂摩自然无需布兵,若战不过他,用计胜之不武。”

戚渊德明白刘封的意思,带着戚华瑶去安排军务,郭统、方仁也都下去歇息,准备明日厮杀。

第二日一早,两军在城下又摆开阵势,看到刘封亲自出阵,郁久涂摩冷然一笑,暗自得意,昨日一战,还是成功逼出了刘封。

就在他准备出阵亲自叫战的时候,却见刘封边上一员白袍大将催马缓缓而出,汗血宝马跑着小碎步来到场中,不紧不慢,这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冷然扫过悦般三军,下巴微微扬起,颇有不屑之意。

骨都侯呼兰元昨日不曾取胜,心中不服,提刀来到军前请令:“大王,让属下再去会会汉军将领。”

“嗯,千万小心!”郁久涂摩打量着白袍大将,猜测来人的身份,看到他的兵刃,不由双目微缩。

据龟兹逃兵回报,文鸯被铁瓦萨克的暗器所伤,这几日不曾见他临阵,今天忽然出马,看来果然汉军营中没人了。

他却不知道,龟兹兵虽败,却不愿将他们视为英雄的铁瓦萨克三招两式就败在刘封手下的耻辱说给悦般人,只说是刘封用暗器伤了铁瓦萨克再下的黑手。

至今郁久涂摩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刘封是个养尊处优的麒麟王,只会用计,武力并不出众,各方情报中都将文鸯和周处排在首位,视为劲敌。

此时文鸯出战,郁久涂摩更加确认这一点,如果刘封比文鸯还厉害,今日何必叫文鸯带伤上阵?

思索之时,呼兰元已经到了场中,一马冲到近前,大喝道:“来将通名?”

“某家文鸯是也!”

果然就是文鸯,郁久涂摩暗自点头,却见文鸯举起虎头枪指着自己大笑道:“尔等鼠辈无需报号,叫郁久涂摩来。”

呼兰元正要报名,被文鸯一句话给噎了回去,顿时气得面色涨红,怒吼一声冲上来:“去死吧!”

“某家让你一只手!”

文鸯知道不立威是不行了,微哼一声,右手挥动虎头枪迎着对方的大刀扫过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